lindsay

次元杂食类生物,山风本命,红担偏黄,立派y2汪

逢场作戏(三)、(四)

逢场作戏(三)

写在前面:哦吼,第一阶段的期末考试结束了!(其实明天还要考)暑假开始之后,因为学习安排的缘故,大概以周更的形式填完这个坑,每周日更,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继续支持吧!( *`ω“)

这两章手机码的,错处略多,请见谅

 

两周后

-----------粟田口家

伊达家约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此时,站在门前等候的一期一振踌躇不安地捏着请柬的边缘,脑内不自觉地一遍又一遍模拟着宴会上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是当面羞辱,让自己颜面扫地,还是不理不睬,使自己尴尬不已,一期倒宁愿他对自己视而不见,但鹤丸国永的心思又单单是他能猜透的吗?一期下意识拨弄着刚剪短的头发,细碎的发梢刺着他白皙的脖颈,让一期着实怀念长发的柔顺和随之而来的安全感。

“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伊达家,鹤丸国永就会无视自己了吗?太天真了”一期一振自嘲地摇了摇头,虽然对上次的事心存不甘,但以这样的方式再次与对方见面,于一期来说他是不愿意的,但于粟田口家来说却是个展示实力的好机会,深知各中利害关系的一期一振自然不会拒绝,既然鹤丸如此希望再见他一面,那么他一期一振一定会奉陪到底。

“父亲大人,小乱,还有-------”药研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一期哥,你们路上小心。"

 "药研哥你不去吗?"一旁打扮地像洋娃娃似的少年,抬起头天真地问道,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是吧,一---期---哥?"突然被点名的一期一振惊地回头,却只看到黑发少年挥手向他们告别,嘴角却挂着诡异的微笑。

 

 

-------伊达府邸

伊达家很少和皇族的人来往,这次却破例举办了这样一个宴会,对此,外界早已众说纷纭,有人说是为了拉拢,有人认为是为了试探,更有甚者直接给鹤丸国永扣了个草包的名号,觉得这个看起来只会吃喝玩乐的大少爷只不过是随便找个由头开心一把罢了。自然,鹤丸不是阴谋家,也不是权术者,更不是所谓的无能之辈,但作为这场宴会焦点的他,表现地的确过于反常了,恩,不如说是表现地太过积极了。平时神龙见尾不见首的新任伊达接班人,今天居然破天荒地站在宴会厅门口,和所到的来宾一一握手问好,别说光忠被鹤丸吓到了,连一向严肃刻板的五条老爷子都欣慰地以为自己儿子终于在礼数方面开了窍。

只有鹤丸明白自己现在站在这,不厌其烦地干着生平最厌恶的事是为了什么,如果说单方面举办这场宴会不全是为了那个人,但至少自己现在站在这里只是为了早点确认一期一振是否出席。鹤丸国永喜欢解迷,更喜欢接近谜底的感觉。  

"您好!"

来者清亮的嗓音让鹤丸的心为之一动,就像小时候完捉鬼游戏猜出了对方暗号似的,鹤丸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对方伸过来的手,微笑着用金眸暗自打量着对面的来者,依旧是清新温暖的水蓝色,不同于上次,已修剪成服贴的短发,鹤丸并不失望,此时面前身着排扣皇家礼服,腰杆笔挺,英气非凡的青年,反而更符合一期一振的形象,如果皇族直面和自己对阵的人是他,自己可能会心软的吧,鹤丸悻悻地想着

"鹤丸先生?"一期一振放任鹤丸盯着自己看了好半天,压着紧张假装平静地询问着,

"啊,啊,欢迎!"鹤丸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妥,敷衍地摇了几下手以示问好

手,却依然不肯松开

"承蒙您的邀请,我是粟田口家的长子------一期一振。家父由于身体不适,先行入场了,特由我来向您问好。"一期一振程式化地客套着,蜜色的眼眸却不再温柔,坚毅的目光无声地迫使鹤丸松开了紧握的手,

 "啊~啊,明明温柔地不行却要故作强势吗,真是可爱的小兔子呐"鹤丸心里一阵没来由的开心,回头对着那笔直修长的背影,以不大的声音调笑道

 "一期先生,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吧,你------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

"啊,真是抱歉,刚刚忘了说,鹤丸先生,好久不见!"一期回过头,礼节有不失挑衅地回答道,一期那似笑非笑的不屑表情反将了鹤丸一军,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鹤丸楞了一阵,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起身离开位子向宴会厅走去,

"鹤丸少爷!鹤丸少爷!剩下的客人怎么办?"烛台切看鹤丸要走,急忙高声挽留,

 "交给你了呦,光忠"鹤丸头也不回地回答道。烛台切望着门口拥挤的人群,突然冒出了想要辞职的念头。   



逢场作戏(四)    

The very essence of romance is uncertainty.

                       浪漫的精髓就在于它充满种种可能。


 鹤丸此时心中五味杂成,心想着由自己起头的宴会,主导权自然在自己手上,但目光不由自主地被一期一振吸引,一期一振像是察觉到了似的,想方设法避过各种和鹤丸眼神交汇的机会,自始至终和身边一位娇小可爱的小姐有说有笑。鹤丸讨厌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大步走上前去,势必夺回一期的目光。

"一期先生,能请您和我共舞一支吗?"鹤丸觉得自己二十几年的人生都败这样一个烂俗的邀请上了,

 "啊,抱歉,我不太会跳舞,再说----"一期故意贴近鹤丸低声指出"鹤丸先生您怎么能让那么多年轻貌美的小姐白白等待呐?"完美的拒绝,却••…….

"一期哥骗人!一期哥舞明明跳得最好!刚刚还说那边的那位夫人错了舞步呐!"一旁的乱突然搅局,让一期瞬间破了功,鹤丸突然对这位年轻小姐的印象大为改观,

"一期先生既然跳得不好,那就由我来教你吧。"鹤丸是天生的行动派,不等一期找理由再次拒绝,就顺势揽住了他的腰,"教学"起来。正如乱所说,一期从小在皇室长大,跳舞这种事根本不在话下,此时鹤丸揽着他,"一本正经"地教他学女步,着实让他哭笑不得。

 鹤丸还没从抱着一期细腰的喜悦中缓过神来,就大为后悔,这人哪里是不会跳舞,前进,后退,并脚,回旋,一期的舞步轻盈灵动,就算是跳着女步,鹤丸也明显有些跟不上。

一期流光异彩的眼眸,得意的神情,随气流骄傲地浮动着的发丝,扭头时半露的脖颈,他身体的每一次跃动都牵动着鹤丸的心,一期浑身上下禁欲的气息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激起了鹤丸征服的本性,他伴着时快的乐曲欺身向前,借着身高的优势把一期逼得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一期有些气恼,偏过头故意不去看向鹤丸,鹤丸乘机贴近他耳边小声说道:“就像那个小姐说得一样呐,—期--------”

“请使用敬语,还有-------”感受到鹤丸呼在耳根上的热气,一期不甘示弱地抢白道:“那不是什么小姐,是我的弟弟,鹤丸先生眼力这么好,这都看不出来?”

"呵"鹤丸轻笑一声,松手拉着他随节拍来了一个回旋,一期猝不及防,只得把重心交到鹤丸手中,鹤丸故意用力收手,让回转的一期紧贴着自己,一期一抬头便直直对上鹤丸戏谑玩笑的表情

"哦,那还真是不出所料呐,你们粟田口家的男人扮女人都像你这么可爱吗?"鹤丸满意地看着一期的耳廓变得通红,精致的制服包裹着的胸脯一上一下,不知是因为气息不稳还是由于愤怒,反正这样诱人的光景此时只消鹤丸一人独享了,

舞曲渐至高潮,一期想着怎么着自己也不能由着鹤丸摆布,便不动声色地抬腿绊了鹤丸一脚,彼时还春风得意的鹤丸先生此时只能踉跄地向后仰去,一期看着狼狈的鹤丸,轻笑着一把揽过他的腰,就着舞曲的结尾,完美的诠释了何为“perfect ending”只是这一次鹤丸是被抱着的那个。

突如其来的上下互换,让鹤丸极度不适应,但以这个姿势鹤丸可以放肆地贴着一期的臂膀,感受着他呼吸的起伏,鹤丸甚至可以嗅到一期身上淡淡的木香花的味道,

“一期用的是Parma?”鹤丸暗自忖度,这穷奢极欲的皇室御用香水,用在一期身上为什么会如此雅致,

“抱歉,失礼了。”一期赶忙松开手,拉开自己与鹤丸的距离,平心而论,这是一期近年来最畅快的一次共舞,可惜的是对方是那个让他最头疼的鹤丸国永,一期被自己内心的想法吓到, 胡乱地鞠了个躬就准备离去,

“等等!”来自于两个不同的声线,一个来自鹤丸,一个来自突然出现的烛台切光忠,他看起来神色凝重,伏在鹤丸耳边悄声耳语着什么,一期见缝插针准备悄悄离去,却被鹤丸一把捉住了手腕,

“就在刚刚,伊达家重要的军火运输线被人炸毁了呐~”鹤丸云淡风轻的说着,好像被炸的不过是几车废纸罢了,

一旁的烛台切一脸不可置信,蹙着眉无声地责备鹤丸为什么要把这么机密的事情告诉皇族,一期也是一脸狐疑,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话里有话,

“现在向你报备还来得及吗,如果伊达撑不住了,还要请粟田口家多多担待着点啊,一期大人”鹤丸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但这话却让一期听着心里发毛,想起临走前药研露出的诡异笑容,一期不免心中一惊,支吾道

“鹤丸先生——你——说笑了”

“真是可惜,本来还想再邀请你舞一曲,现在看来是不能够了呐”鹤丸走近一期给了他一个礼节性的拥抱“后会有期啊,可爱的——一期先生!”

“再见了,烦人的——鹤丸先生”一期望着那渐行渐远的白色身影,喃喃自语着。


写在后面这又是什么鬼 :这么久才把这两章吐出来关键是它还不好吃真是不好意思啊,如果大家喜欢我还是会继续的。下面还有四五章(大概有肉),对于人物的性格塑造和语言描写,大家有什么不满尽管提,我会努力修改(关于药研性格的解释我会放在下一章),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评论(5)
热度(32)

© lind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