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

次元杂食类生物,山风本命,红担偏黄,立派y2汪

逢场作戏(二)

逢场作戏(二) 

过渡章,果咩,这节没有鹤一期的互动,兄控强权药研出没,慎

ps:文中出现的长发一期形象参考磨短前的乱刃一期     

伊达家的办事效率素来很高,当天夜里,烛台切就给鹤丸带来了他想要的消息。    

"经底下探子的辨认,这把匕首是南边那帮封爵的家伙们使的。"烛台切边汇报着边把匕首小心地递到鹤丸手中,以他对鹤丸的了解,鹤丸对皇族骄奢的玩物一向没什么兴趣,今个这大少爷忽然叫他细查这把匕首的出处,在鹤丸身边尽职了多年的烛台切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皇族的的东西?三条家那个老头子的?"鹤丸修长的手指细细地摩挲着刀柄上繁复的浮雕,的确,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也只会是皇族那群注重形式,只会虚张声势的绅士所喜爱的,鹤丸眼前不由浮现出前不久和三条当家对峙时的场景,那看似和蔼却冰冷不屑的笑容,让鹤丸不觉暗暗惊心。

"额,此物并不属于三条家,自少爷你年初一手买断了三条家的军事来源后,皇族表面上还是以老爷子为中心,实际上皇族上下早已大换血,其重要成员皆来自于-----粟田口家,这把匕首也是这新任权贵家内部所专用的。"烛台切悻悻地想着,该不会鹤丸想要借自己被行刺之名,正面攻击新上台的皇族集团,但凡事不可急功,伊达家现在更需要的是再次积蓄实力,烛台切刚想出言制止,鹤丸便幽幽地开了口。

 "粟田口的主要宗室成员有哪些?"

 "诶?嗯,粟田口公爵是名义上的掌权者,他膝下有近十个儿子,次子药研藤四郎和他其余未成年的八个弟弟均为公爵夫人所生,还有------"

 "还有?"鹤丸有一种接近真相的急切,连忙追问着烛台切。

 "他还有一个儿子,名为一期一振,是粟田口封爵前亡妻所生的孩子,名义上的长子,虽然封了勋爵,实际上没什么实权,对伊达家自然也构不成什么威胁,少爷你------"烛台切着实感到奇怪,鹤丸这查户口式的询问,怎么听也不像是为了寻找对手的弱点而收集情报。

 "一期---一振---吗,"鹤丸的直觉告诉他,昨天挣脱自己怀抱跃出窗台的人就是他,"详细的资料和照片有吗?"鹤丸抬起头,眼中迸发出烛台切许久不见的鹤丸特有的恶作剧式的目光,上次鹤丸露出这样的神情时,事后国永老爷差点罢去鹤丸的继承权,

 "呃----少爷如果你有需要,我立刻帮你去找,但----可能要多花一些时间"烛台切犹犹豫豫地回答着,把手中早已备好的资料心虚地掩在了身后,

"啧,那不如这样,"鹤丸其实早就发现了烛台切身后的秘密,"发封邀请函给粟田口家,诚邀他们来参加鹤丸先生特地为新任皇族准备的庆功宴,啊~啊,对了,还要注明一期一振勋爵请务必不要缺席"

鹤丸以愉快而顽皮地语调筹划着他的邀请,这边烛台切早已头皮发麻, "仅以少爷你的名义吗?"烛台切不抱希望地轻声问道,

 "不,以伊达家的,我可不愿自己的名字吓到远到的宾客"说完鹤丸便起身大步走出了房间,空留烛台切疑惑不解,楞着神直摇头,

 "啊!对了,光忠,谢谢你帮我找到灰姑娘!"不知什么时候又折回来的鹤丸这回是彻彻底底地吓了烛台切一跳,各种意义上的惊吓。

 




--------粟田口家

 一期一振颓然地躺在浴缸里,散乱的水色长发胡乱地浸在水中,像密密麻麻的丝网紧缚着一期的心,氤氲的蒸气模糊了他的双眼,想哭却得不到内心的允许,

"呐,我还真是个没用的哥哥呢。"一期抬手遮住眼睛强掩自己的泪感,心里更是五味杂成,昨夜难以启齿的羞耻感仍缠绕着他的全身,明明是想以最快的方式解决掉粟田口家最大的敌人,却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一期一振心为不甘,更害怕这件事传到弟弟们的耳朵里,尤其是药研,这个粟田口家真正的掌权者,年轻冷酷野心勃勃的他是绝不允许任何人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出一点差错,更别说是自己并无实权的大哥私自冒险的"愚蠢"行为了。

 "一期哥~药研哥让你等会儿去他房里一趟。"听出来者是自己最柔弱的弟弟五虎退,一期下意识地回应了一声,却被提醒的内容惊地坐了起来,果然---还是被发现了吗,一期不情愿地走出了浴缸,快速整理好衣着,向药研的书房走去。

房内,黑发青年正安静地翻阅着公文,哗哗的书页声直扫着一期的头皮,让他不愿再走近一步

 "一期哥,来了就进来"药研仍低着头,但不怒自威的语气化为了一束尖利的目光直盯着一期走进屋内,屋内除了药研身前巨大的写字台和一排排耸立的书架外,并无其他,一期根本没有落座的地方,只得直直地站在写字台前,

 "呀~椅子都被乱他们拿去做游戏了,一期哥你就将就一下,站一会儿好了"大概是感受到了一期的局促,药研漫不经心地解释道,以一期对他的了解,药研绝对是故意的,这仅是对他擅自行动的一个警告而已,

一期不安地把额前的碎发撩到了耳后,抿了抿唇低声解释道, "药研,我只是-----" 

"一期哥我记得小时候你经常给我们讲狐狸和狮子的故事,弱小的狐狸千万不要妄想仅凭一己之力就战胜狮子。一期哥也是明白人,不用我多讲,您心里自有分寸。"

不容一期辩解一句,药研缓和却强硬的言语直戳在一期心上,自尊受到了嘲讽,却无法发作,一期不由地攥紧了拳头,

 "是,我明白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先行离开了。"无形的压力逼着一期早点离开这里,但椅子的推拉声又像无言的命令,禁锢着他的脚步,药研推开椅子,缓步走到一期面前 "这是给你的,按上面所述你并没有理由拒绝。"药研伸手递给一期一张请函,他紫色的眼眸里压抑着意味不明的愠怒,但似乎并不是针对一期的,看着请函上浮夸的伊达家徽,一期心中明了三分。

一期转身准备离开,但发丝似乎被一股不小的力度牵住了,回头发现药研正轻佻地搓捻着那一丝水蓝,一期正想发作,不料药研开口道, "我真的是很喜欢一期哥的长发呐,真可惜,因为一期哥的疏忽只能剪掉了呐,不出意外那个人也喜欢吧。"药研明明比一期矮很多,但天生掌权者的气场时时压制着一期,

"我明白了"一期突然觉得很累,不想再多说什么,"记得离那个人远点!"走出书房时,药研不善的警告也一齐飘出了房门。

TBC

OCC:呀,还真是吓到我了,上一篇有那么多小伙伴喜欢并支持,感谢大家,我一定会尽力写下去不会坑,大家敬请关注,欢迎讨论情节,指正错处

诶多,最近临近期末,昨晚上好不容易吐出第二章来,下面的章节就要等七月考完试才能和大家见面啦,不见不散哟如果我还活着

评论(6)
热度(38)

© lindsa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