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say

次元杂食类生物,山风本命,红担偏黄,立派y2汪

刀剑乱舞【鹤一期】霞(上)




霞 (上)




鹤丸国永x一期一振




各种捏他,不喜勿喷




    把短刀们送走的那个下午,本丸突降了一场暴雨,洗刷掉了不久前厚坚山之战的肃杀,却除不去一期一振心中的愁云。少了围绕在身边欢闹、幼小的身影,一期不觉索然无味,傍晚时分,一期一振破天荒地向审神者告假离席,准备回房归纳战绩以冲淡这自以为毫无意义的担心。




   雨后的本丸,湿润而透明,泥土混合着青草奇异的香气牵制住了一期的脚步,那是弟弟们时常玩耍的草坪,一期一振鬼使神差地靠着柱子缓缓坐下,屋檐上的雨滴轻巧地滚落在一期碧色的发丝上,骤然,融为了一体。闷,浑然的湿气连同忧郁的情感不识趣地扼住一期的胸腔,"呐,一期,弟弟们早已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刃器了,你还在这儿担心什么呀!"一期一振自嘲地摇了摇头,抬手解开衬衫的顶扣,徒劳地希望自己能有所释然,"那可是.....池田屋...呀..."强烈的不安使一期一振猛然起身,慌张的视线直撞上早已染红了的天空,邪魅张狂的炽焰吞噬了四周原本温柔的云朵,殷红的云扭曲盘旋,魔化成为无情又罪恶的火舌,颤动着向一期一振扑来,挟着痛苦的回忆,直愣愣地把一期一振从中折断,"嘶~"一期倒抽一口凉气,胡乱地用手去驱赶无形的火焰,失去平衡的身体,一期一振等待着跌在地面上的疼痛寄予他的清醒与木然,并未如愿,一只有力的臂膀环住了他的腰,温柔又不失度地助他站稳,仅是一瞬间的触碰便移开了,一期一振平稳了气息,强挤出笑容准备向来者道谢,毕竟,在旁人面前他是那个,一定要是那个温文尔雅,从容不迫的一期一振。"诶呀,诶呀,一期你这样做是为了故意吓我吗!"感谢还未道出口便被来者的笑声盖住,不带敬语,不管说什么都带着轻浮笑意的声音,"鹤丸殿劳您......"一期只想表示感谢然后快速离开,毕竟他现在的样子仍旧十分狼狈,"一期呦,难得的晚霞,坐下一起欣赏吧"琢磨不透,这便是鹤丸国永,捉了山姥切披肩扮鬼吓哭五虎退的人,是他;自己出征时讲故事哄秋田入睡的人,是他;为自己挡了检非违使一枪的人,是他;半夜折下第一条樱枝放在窗口的人,是他;庆功宴上强行把兜帽扣在自己头上,并嚷嚷着像新娘的人,亦是他,鹤丸国永你到底要什么,是玩笑还是存心。一期一振不甘心地点了点头,赌气似的紧贴着鹤丸坐下。




TBC

评论
热度(8)

© lindsay | Powered by LOFTER